2017年07月14日
按日期搜索
12 2014
 
 
 
 

上海长海医院

上海长海医院副刊 新媒体上如何进行医疗科普 浅谈如何提高患者满意度的心得及体会

往期回顾
版面翻页
副刊
04

新媒体上如何进行医疗科普

□ 麻醉学部 薄禄龙

美国心脏协会曾做过一个精彩的比喻:如果将心血管疾病看做一条泛滥成灾的河流,患者就是落水者。为了救助落水者,全世界的心血管医生们拼命研发打捞的先进器械,不舍昼夜地苦练打捞本领。结果却是,多数落水者没有被打捞上来,被幸运打捞上来的也都奄奄一息,更糟糕的是落水者越来越多。面对这样的窘境,却很少有人想到一个简单的道理:为何不在上游源头就筑牢堤坝、植树造林呢?很显然,医疗工作者让自己越发忙碌地救治患者,却忽视了如何去预防疾病的发生。

不少医疗工作者,也有一种固化的观念:医生就是等着病人上门,来了就治,治好了皆大欢喜。这种想法算不上错。毕竟,医生每天忙碌于诊室、病床或手术室,正是为了恢复病人的健康。正像上面这个比喻所谈到的,如果为了健康,为何不把工作做在前面呢?比如,医生依靠自身的专业知识,主动做些医疗科普工作。

眼下,网络即时通讯模式的普及相关问答产品的火爆,让医疗科普风生水起,日趋流行。微博与微信平台的兴起,加速了医学知识和健康资讯的传播过程。人们可以更迅速的连接和互动,使医学知识的传播更为便捷。对医生而言,这是一个独特的机遇。它赋予你一种进行健康科普的新形式。只要你愿意,就能时刻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影响并改变阅读者。各类新式的实时问答和传播途径,则让医疗内容的互联网创业,带来了变现的可能。

纵观当前的医疗科普目的,可以归结为两大类:医疗知识的普及和医疗服务的咨询。医疗知识的普及,是一种广义的形式多样的科普形式,诸如撰写科普文章,发布科普视频等。医疗服务的咨询则更加严肃,大多属于网络问诊的系列。

首先,来说说医疗知识的普及过程。医疗工作者应努力地跨界做科普。这里的跨界,是指要走出固定的临床工作,抽出一些时间来进行医疗的科普工作。从每日接诊治疗的病人,从病床和手术床前,延展到为更广大人群进行医学科普的工作当中。医生大多具有一定的全科医学的训练基础,对于常见的生活和健康谣言,具有很强的甄别和判断能力,有助于破除基本的健康迷信,这也是能做好医疗科普的基础。

一个长期存在且不容忽视的现实是,愿意从事医疗科普工作的医护队伍,还不够壮大。随着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的发布,中国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如何从2015年的10.25%提升到2030年的30%这一目标,还存在着较大的距离。因此,应当主动调动医疗工作者进行科普宣传的积极性,让他们走出医院专业服务的范畴,用通俗易懂的语言,活泼可亲的形式,向公众传递有关健康的医学知识,来提供公众健康素养。

对医疗服务的咨询而言,则应具备严格的限定。这种咨询所针对的,是具体的医疗需求,具有明确的指向性。也就是说,这已不是单纯的医学科普过程,而是严肃医学诊疗的网络化形式。也就是说,专门的疾病,最好应由专科的专家来解答,这将有助于避免泛泛之谈。医学所涉及的亚专科门类众多,上万个疾病诊断名称、6000余种药物、4000多种操作……这构成了医疗这个庞大复杂的世界。此时,跨界回答本不属于自己专业领域的医学咨询,可能产生误导之嫌。

专科医生大多精通某一类疾病的诊疗,这有助于提高疾病治疗的效果。随着对本专业最新研究的追踪和深入,这可能使其难于更快速吸纳别的专科的基本知识和操作。这也使得跨界科普存在着不准确的可能。例如,一位技能娴熟的麻醉医生,却不一定擅长给接受拔牙的患者实施局部麻醉。也就是说,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愈发精尖的医生,进入另外一个医学领域进行科普,犹如进入荒芜的原野,难于准确的判断方向,也就无法完成令人满意地科普。

值得讨论的是,当前网络环境下的医疗科普,尤其是网络问诊,在实际的医疗诊治中具有什么角色,还没有一个清晰的界定。医疗工作者将要面临的一个趋势是,病人及家属将更多的提及网络得来的医疗建议。在比较的过程里,难免产生着矛盾甚至冲突。在互联网科普过程中,医生应当全面公开自己的专业范围,主动避免隐瞒。这能便于人们更详细地了解医生的能力,避免病急乱投医、乱咨询的现象。当前的网络科普和问诊平台虽多,但监督管理机制尚欠缺,对医生资质也缺乏全面的审核。

原上海中山医院院长杨秉辉教授曾说,“健康是最大的科普领域,因为人人都渴求健康。”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。医生带有社会道德感和责任感的属性,医疗科普自然具有公益性。医护工作者应本着维护公众健康的目的,主动做些医疗科普工作,为“健康中国”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作者简介:

薄禄龙,长海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、讲师。曾出版健康图书《健康流言终结者》,兼任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理事,获“上海市优秀科普作家”称号。

放大 缩小 默认
关于我们
主办单位:上海长海医院报社